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人民呼声
衡阳:被执行人有执行能力为何却执行不了
时间:2021-04-13来源:来源:三湘资讯 阅读:10

              衡阳:被执行人有执行能力为何却执行不了

来源:三湘资讯



       尽管十八大以来全国上下开展反腐倡廉、扫黑除恶,最高人民法院也采取了基本解决执行难等多项政策,大多数老百姓都有了获得感和幸福感,但是我方上百名弱势群体不仅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三级人民法院判令的7000多万元),就连人身安全都受到了前衡阳中院院长张经伟为保护伞的耒阳市曾红平为首的黑恶势力严重威胁。




       现血泪把张经伟如何利用职权当成其敛财工具,如何粗暴野蛮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如何枉法把生效判决成为一纸空文公布于众。谨请社会人士围观评理,恳请相关纪委、政法委为我做主,为民除害。


        2021年3月31日衡阳中院要我方与宏华煤业有限公司(简称宏华公司)股东和公平镇领导座谈得知:宏华公司一直被曾红平一伙黑恶势力强行霸占,其他股东被架空,利润得不到分文而深恶痛绝却无可奈何。曾红平一伙曾干过打家劫舍,杀人贩毒,私藏枪支等多项重罪。2017年元月我方依据三级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书向衡阳市中院申请强制执行,因被执行人宏华公司一直被曾红平一伙强行霸占,该黑恶势力无所不用其极的耍赖,直到2018年5月才完成两次评估三次流拍后衡阳中院裁定以物抵债。变更过户后,宏华公司一面提异议,一面找到了张经伟,从此本要执结的案子再次掀起波澜。张经伟在被执行人自话自说的《报告》上方给原衡阳中院执行局局长罗小韩批示“请小韩局长阅,研判是否存在不稳定因素,妥处!张经伟2018年9 月”。



       随后张经伟和曾红平一伙又找到了耒阳市原副市长陈宁、耒阳市原煤炭局局长曹文国和现耒阳市公平镇书记罗志球联手自编自导,演了一场践踏法律、强抢豪夺的大戏。陈宁等人胡编乱造出台了《耒阳市政府文件(2018)113号》落款联系人罗志球,打着维护社会稳定的幌子并多次带领多名宏华公司的打手向衡阳市中院协调、施压。所有不肯配合“维稳”的法官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诬告和围攻,张经伟则借势施压,由于下攻上压,虽然衡阳中院的法官都怨声载道,但却无可奈何,只能由这股黑恶势力指鹿为马。2019年4月张经伟竟让人大跌眼镜,利用其职权自编法条践踏法律,枉法出台(2019)湘04执监2号《民事裁定书》,撤消了原以物抵债裁定书(2017)湘04执23号之二并执行回转。这是赤裸裸的以权压法,践踏法律,野蛮粗暴干预司法,干预个案。法律明文规定司法拍卖流拍后申请执行人可申请以物抵债。法律也明文规定执行期间,执行异议和复议期间不能影响执行。法律更明确规定在生效判决没被人民法院撤销前不可执行回转。衡阳中院相关法官无人不感到愤怒和无奈,但迫于张经伟是权威也无可奈何。



    

       执行回转后,衡阳中院以各种借口不肯执行,尽管我方式书面报告还是当面报告,我方也分别到省信访局和省高院信访,也找了省政协委员维权,省政协委员也做了提案,衡阳中院一直无动于衷。我方实在没办法了向衡阳中院提出以被执行人的生产效益还债,有利润就还,没利润就等有利润再还,并于2020年元月4日在衡阳中院与被执行人签订《执行和解协议》。签订《执行和解协议》只不过是曾红平一伙在糊弄我方,也是衡阳中院的权宜之计。曾红平一伙仍架空和拒绝履行《和解协议书》和生效判决。明明每月利润都有数百万的收入却说亏损,并做了亏损的假账来糊弄我方。

       我方于2020年6月向衡阳中院申请对被执行提供的账目进行司法审计,然而至今被执行人还是拿不出相关审计资料,导致审计工作无法开展。而衡阳中院除了在我方强烈要求之下做点表面工作下,一直显得那么的被动与消极。张经伟一伙欺上瞒下,尽管最高院早就有了坚决解决执行难的规定,而张经伟一伙总是能变着法地对抗法律和政策。法律也明文规定执行期为6个月,张经伟一伙竟然可以在我方不知情下私自中止执行,案号从(2017)湘04执23号改成了(2020)湘04执恢55号,把执行期无限拖长。

       据知情人士反映:单本案曾红平一伙给了张经伟上千万的感谢费,还花巨资帮张经伟修建了一栋豪华别墅。同时张经伟也在曾红平一伙面前打了包票,要帮曾红平一伙一赖到底。张经伟在衡阳市中院时,不管对错,只要有出得起价的案子,只认钱不认法和理,是真正的官府衙门八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搞得衡阳中院清廉正直的法官怨声载道,而胆大妄为的贪官却如遇知音。

       2020年6月耒阳市政府关闭了宏华公司名下的金盆煤矿并给于相应的关闭补偿款,在我方强烈要求下,衡阳中院对该款进行冻结查封。然后,衡阳中院又配合曾红平一伙导演一出欠民工工资的大戏,该款又没执行到位。尽管我方多次以书面和当面报告了衡阳中院,大量证据证明宏华公司并未欠工资。(账本、宏华公司管理人员的录像、以及宏华公司员工录音,连法人代表都是这么说没欠工资也欠不到工资)宏华公司和耒阳市也没有拿出相应欠民工工资的依据(因为一直利润丰厚,根本没欠民工工资)但衡阳中院还是解冻该款让曾红平一伙搞走了。

      在本案,法律成了以曾红平为首的黑恶势力和众保护伞的借口,也成了我方弱势群体的牢笼,实实在在是无法无天。宏华公司名下最后的资产公平镇五矿也属于耒阳市政府强行关闭对象,期限为2021年3月20日。关闭政策是:主动配合政府办理关闭手续的有近3000万元补偿,否则过期强行关闭没有补偿。我方曾多次书面、当面报告了衡阳中院,希望衡阳中院能协调耒阳市政府特事特办关闭该矿,并能将关闭补偿款早日执行归案。而衡阳中院非但没有协调耒阳市政府,而是多次做工作,传达曾红平一伙的旨意:要我方同意从两个煤矿关闭补偿款分三年拿出2000万元结清全部债务,如我方不同意,曾红平一伙将不会配合耒阳市政府办理相关关闭手续,宁愿无偿关闭也不会让我方得到分文。并于2021年3月23日做了相应的《执行笔录》要本人签字好去交差,我方拒绝了。

       本案早在2018年5月就该执行结案了,但由于曾红平一伙黑恶势力和张经纬等保护伞们无法无天,粗暴野蛮,一直对抗、践踏法律,导致5年都执行不了。如今被执行人资产全无,生产效益款也被曾红平全部卷走潜逃,据说在香港花巨资购买了一栋豪宅,现我方涉案上百债权人血本无归,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其中多数是从亲朋好友融资过来的钱。由于九年还没收到钱,现我方上百家庭、社会矛盾纠纷层出不迭,有离婚妻离子散的、有因债务纠纷反目成仇打架吵架的、有债务纠纷打官司的、有没钱治病的、有没钱读书而辍学的、有娶不起媳妇的……本案之所以到今天之地步,并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的,这是典型的毫无人性的法西斯性质、黑恶性质,张经伟等人以权压法、践踏法律、执法犯法。1.三级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都在(包括最高人民法院)而执行回转闻所未闻。2.私自中止执行这是对我方人权的践踏、对法律的践踏。3.已冻结的资金又被执行人随便编个理由拿走这是对法律的侮辱。4.一再帮曾红平一伙当说客,这是对黑恶势力的一种可怜、可恨的奴性。本案之所以到今天之状况是因为衡阳市中院枉法裁定执行回转和执行不为所造成的,依法我方只能申请国家赔偿了。

       以上句句为实,事事都有证可查。综上,为维护法律尊严,匡扶正义,避免国家不必要的损失,维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恳请督促组、湖南纪委监察委、湖南政法委彻查,并彻底铲除这帮害群之马,为我方做主,还社会一个朗朗乾坤为盼


主办:人民法制网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 通用网址:http://www.rm-fz.com/人民法制.中国   湘ICP备1802059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