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人民呼声
多年坚持举报慈利县金台居委会村委会干部贪腐,而今反遭诬陷被批捕
时间:2019-09-04来源:人民法制 阅读:10
多年坚持举报慈利县金台居委会村委会干部贪腐,而今反遭诬陷被批捕

因多年坚持举报村委会干部贪腐,而今反遭诬陷为“地痞”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批捕
——湖南省慈利县新城区(原蒋家坪)金台居委会一组组代表何小坡“涉恶”案真相披露
实名发帖人杜义敏身份证53212819870310****电话176****3655
近期,有人在湖南慈利焦点和慈利公安的官方公众号发文,标题为“大快人心,慈利又一‘地痞恶霸’完蛋了…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文章称“慈利县蒋家坪一地痞(指何小坡)横行乡里,近日被慈利公安绳之以法……,目前,犯罪嫌疑人何某因寻衅滋事罪,被依法逮捕,多行不义必自毙,等待他的将是法律严惩”。该文还配发了所谓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的照片八幅。
看了该文后,当地有正义感的居民都气愤异常,纷纷表示文章内容完全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人们普遍认为何小坡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批捕是冤案。甚至在2019年8月7日得知何小坡被批捕的消息后,联名上书慈利县人民检察院要求纠正错案。
为何有如此大的反差呢?客观事实究竟怎样?现一一披露如下:
一:文章称“2015年10月,犯罪嫌疑人何某因当地企业租用自己家的耕地不满,故意将两辆面包车堵在此大门口,以此方式索要金钱”;“2019年5月7日,在犯罪嫌疑人状告该企业审理阶段,何某以短信的形式,庭外和解为幌子向企业老板索要人民币18万到30万。”
客观事实是:2011年慈利县华宏混凝土有限公司在金台居委会非法用地建厂,何小坡一家被占用的耕地面积最多,并且一直不同意租赁,后华宏公司强行占地建厂,并只与居委会签订协议,双方酿成纠纷,何小坡一家找村委,村委说找华宏公司,何小坡一家找华宏公司,华宏公司说“你们找村委,我们和村委签的合同”。何小坡一家只得起诉至人民法院予以维权(现该民事案件经一审、二审,已到发回慈利县人民法院重审阶段)。该案案由排除妨害纠纷(要求华宏公司排除妨害,返还承包土地,恢复原状),双方是平等民事主体,在案件审理阶段,是可以协商调解问题的。但华宏公司却把与何小坡手机短信协商的内容,别有用心的截图举报给派出所,诬陷何小坡敲诈勒索。我们认为,双方为问题协商是一种商业行为,只要双方自愿,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就是合法有效的民事行为,到他们那里怎么就成了刑事犯罪?
二:文章称“2017年9月12犯罪嫌疑人何某在此会议室煽动居民故意扰乱选举秩序。”
客观事实是:2017年9月12日,金台居委会一组选举组长,老组长何庆义得75票,何军(原名何小波)得76票,但何军的76票中有5张疑问票,按规则这5张疑问票应当作废或者待事实查清后再做处理,但何友志(居委会原干部,居委会现事务实际掌控人)的儿子何小虎(长期经商,当地有钱有势的人)却要当场强行宣布何军当选为组长(因何军是何友志、何小虎的心腹,但此人品行低下,鸡都要强行抢几只带回家自己吃,居民对他多有不满),此时何小坡(一组组代表)作为唱票人对何小虎强行宣布何军当选组长提出异议。于是,何小虎夫妻2人及其同伙一帮人在选举会场对何小坡大吵大闹,还打电话迅速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多为吸毒、刑满释放人员)5、6人(当时有拍照留证),冲进二楼会议室选举现场要殴打何小坡,幸有众人阻拦。同时,辖区派出所出警现场,但并未对真正扰乱,冲击会场的有关人员,特别是雇凶打人的何小虎等人做任何处罚。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这一天发生的事实后来反倒成了主持公道追求选举公平的何小坡涉嫌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正义被压迫得不到声张,黑恶反被纵容保护,可怕!!!
三:文章称“2018年4月,就在此会议室旁,犯罪嫌疑人何某还曾扬言威胁恐吓组长‘我连自己的脑袋都敢砸,我还不敢弄你?’导致居委会组织召开的处理居民土地纠纷的会议无法正常进行”。
客观事实是:这次开会过程中,金台一组组长何军对会议将达成的处理事项不满,何军作为组长居然公开辱骂居委会及新城区管委会干部,并挑衅新城区管委会干部下楼单挑,而居委会和管委会的干部敢怒不敢言,任凭邪恶势力嚣张跋扈,会议根本无法召开下去。见此情形,平时性格耿直的何小坡气愤不过,拿起烟灰缸砸到自己的头上(气愤无比,只能砸自己,真寻衅滋事就是砸骂干部的何军了),骂了扰乱会场的何军,当然同时也责备了干部们,认为他们太胆小怕事,应该当场站出来主持正义。何小坡当时的行为是为了维护会场秩序,维护基层干部的权威,震慑歪风邪气,现在反成了一桩犯罪事实。关于这次事件,慈利县纪委监委有做过调查,应该有证据证实。
四:文章称“2018年4月,嫌疑人何某在此处强行阻止政府的雨水管网应急工程施工。何某长期在乡里横行霸道,自2015年至今,何某打着为他人谋利益的幌子,以各种理由带领不明真相的群众阻工,堵门……”
客观事实是:当年政府在金台居委会“征地”用于雨水管网应急工程施工时(此项目土地至今并没依法征收,而是以租地名义使用土地),何友志掌控下的村委会暗箱操作,多登记“征地”面积数量套取资金,用以收买部分村民的人心。部分村民知情后,要求重新测量核实土地面积后才能施工,对这件事,何小坡和其他部分居民在一起也只是口头发表过一些言论,向新城区管委会、县政府信访办举报过此事。但是,2018年4月,该工程施工时发生部分村民阻工的事件,恰巧这天何小坡与何庆国、何庆义、何友秋、何友雄一起到慈利县政府信访办举报此事(县信访办应该有信访记录),并未参与阻工,而是工程已经停工后,何小坡去信访办回来路过现场时发现有那么多人,仅仅是驻足看了一下,没有任何言行。这也算一桩寻衅滋事罪的犯罪事实吗???
五:所谓“2019年4月29日,蒋家坪派出所接警室急匆匆走进来几位居民联名举报,本地居民何某近年来在当地为非作歹,欺压百姓,希望公安机关严肃处理”的描述与客观事实不符。
客观事实是:常年来,何小坡一直在广州打工谋生。居委会实际掌控人何友志长期以来利用职务之便在土地征收等事务中,进行贪腐,村民意见很大。何小坡等人对何友志的行为向相关部门连续举报了三年以上,后又于2019年4月28日向扫黑除恶第十六督导组投诉反应过,所有的举报未有效果,但何小坡因此而实实在在得罪了何友志一伙有权有钱有势等人是真实的!于是有人收买并串联了几位曾与何小坡及其母亲有过矛盾纠纷的邻居、组民等人,一同赶到派出所上演了举报何小坡为“为非作歹”的大戏!
这是蓄谋已久的陷害!参与举报的居民有:
1.何海军,与何小坡是邻居,因菜地问题何海军一家故意找茬,找何小坡一家发生过纠纷,但何小坡只是有口头争吵,并无肢体冲突。何海军一家是何友志贪腐行为的受益人。
2.何小辉,慈利一鸣中学教职工,因其家人土地在征用时数量有出入,当时何小坡作为组代表认为何小辉家土地面积丈量不准确要求重新丈量,就此何小辉对何小坡怀恨在心,在公众场合辱骂过何小坡,并扬言“我不把何小坡搞进去坐几年牢我不是人”。
3.何金洲老婆卓珍姑,是何小坡家邻居,何金洲一家是何友志贪腐行为的受益者,曾与何小坡因为何金洲收黑钱的事争吵过。
4.朱永秀,何小坡家邻居,双方因为排水问题发生过争吵,何友志贪腐行为的受益者。
综上,我们认为邻里之间有纠纷、吵架(没有打架)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居委会居民举报居委会干部的贪腐行为,也是合法的正当行为,居民平常议论居委会干部们的不公平,违法的事情,也是言论自由,居民为维护自己的土地承包权依法起诉也是合理合法的行为。
现在这些行为,怎么就成了寻衅滋事罪的犯罪事实和证据?
我们认为,依照《刑法》及其相关刑事政策的规定,公安机关在媒体上披露的何小坡涉嫌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是不成立的,何小坡的所有行为根本达不到构成寻衅滋事罪的标准!
所有的所谓“犯罪事实”,都是何小坡曾得罪过的一些问题干部陷害的!
我们强烈要求公安机关立即变更对何小坡的强制措施!
我发的第一份为什么要删除呢?公安部派出所不敢面对吗?
主办:人民法制网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 通用网址:人民法制.中国   湘ICP备18020593号-2